快捷搜索:

即普通家庭妇女和社会型女性

  社会角色本是社会学的理论与话语体系,女性社会角色的变化是社会变革的重要标志。[ 周晶,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女性社会角色演变考察,广西大学,2104]因此可以说,女性社会角色从贤妻良母到普通家庭妇女、社会型女性交替再到多元化这一变化过程,也是社会变革的过程。

  1990年到1995年转型期间,中国在经历下岗失业、物价飞涨、贫富悬殊等种种危机的考验,特别是1989 年之后,对于全社会的人来说,“他们对精神家园的重建诉求超出了以往任何时代,而过去反映主流意识形态和价值诉求的电视剧等艺术作品,由于政治负荷过重,已经不能满足社会不同层次的观众的消费需求和审美需求”。而贤妻良母“刘惠芳”正是在这种情况下诞生的抚慰大众焦虑的“精神家园”。[孟丽花,家庭伦理剧中女性形象的嬗变,电影文学,2011

  张可意,90年代以来中国家庭伦理剧女性形象变迁,辽宁大学,2011]这一时期,女性的社会地位很低,在经济上不能独立,只能依靠男性,女性只能完全根据男性(社会)的期待来做自己,因此,这时期的女性纷纷跟随男性理想的贤妻良母脚步,成为一个个“刘惠芳”。

  这种情况在90年代末被改变。首先是国家颁布了一系列的法律来保障女性在社会上的合法权利,比如1995年颁布的《妇女权益保障法》、“男女平等”基本国策的实行等,这些制度给女性创造一个平等开放的大环境。这个时期女性的社会地位有所提高,加上教育的普及,女性能够走出家庭走向社会,在社会上从事社会劳动,从事自己的职业,并有能力做到经济的独立。然而,随着产业结构和企业组织结构的进一步调整,国有大中型企业裁汰冗员,城镇企业失业职工增多。社会学界出现了“妇女回家”的讨论[那瑛,“妇女回家”讨论中的多元话语分析,内蒙古民族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9(6)],提倡妇女“或终生、或一定时间内作家庭妇女”,这对女性进入社会从事社会劳动和实现经济独立起到了一定的阻碍。所以这时期的女性根据自身条件和丈夫的期待,形成了两种不同的社会角色。无法从事社会劳动和实现经济独立的女性成为家庭妇女,但又因为受到男女平等思想的影响,无法做到传统贤妻良母那样对男性完全顺从,所以就成为像夏小雪那样有自我意识的普通家庭妇女。而那些可以并且需要从业的女性便像夏小雪那样开始走向社会,成为社会型女性。因此,在这一时期,女性社会角色呈现出普通家庭妇女和社会型女性交替的现象。

  新世纪至今,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政治、经济、文化的发展,整个社会环境越来越开放自由,2001年5月22日国务院印发了《中国妇女发展纲要(2001-2010年)》,提出要保障妇女在获得经济资源、劳动和社会保障方面的平等权利,这从制度上给女性创造良好的从业环境。并且随着高等教育的普及,这时期的女性思想进步很大,而且随着科技的进步,过去靠蛮力的工作慢慢被脑力工作取代,女性和男性在工作上的差距被拉小,女性可以凭借自身能力在社会上做出一番自己事业。所以这时期的女性有着独立的思想和经济,可以在照顾好家庭的同时经营自己的事业,也就是慢慢崛起的像“海萍”一样的新型“贤妻良母”,这也是社会上大部分人理想中的女性社会角色。

  除了新型贤妻良母之外,新世纪以来还出现了很多其他的女性社会角色。因为随着享乐主义和消费主义流入国内,无论是男性还是女性都受到很大的影响,加上快节奏的生活,来自各方面的生存压力(如住房压力、工作压力等),男性或女性对自身的社会角色的领悟和实践都产生很大变化,而这种变化根据不同的人群形成不同的社会行为模式,也就造成社会角色的多元化。比如“女强人”、“第三者”、“剩女”等等,各种女性形象共同构成了现如今多元化的女性社会角色。

  女性社会角色作为女性的行为模式,与女性意识有很大联系。女性意识是指女性作为主体对自己在客观世界的地位、作用和价值的自觉意识,也即女性既能够自觉地意识到履行自己的历史使命、社会责任、人生义务,又清醒地知道自身的特点,并以自己独特的方式参与对自然与社会的改造,肯定和实现自己的需要和价值。[转引自华昊,社会转型时期电视剧中的女性意识嬗变,中国书籍出版社,2014]

  经济因素是社会存在发展的基础,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而女性意识作为社会意识的一种,也受到经济影响。转型期动荡不安的社会状况对于女性意识的发展无疑是不适合的,甚至是阻碍的。这时期女性意识刚刚萌芽,人们对女性意识的认识还很模糊,此时女性仍受到中国传统男尊女卑思想的影响,这时期女性的所作所为大都以男性(社会)的期待为主,男性(社会)对女性的期待就构成了女性对自身的认知。因此,在这一时期,女性对自身社会角色的领悟和实践与社会的期待是一致的,也就是单纯家庭型女性角色贤妻良母。

  到90年代末,随着社会的稳定和改革开放的深入,经济得到发展,再加上“男女平等”基本国策的实行,女性社会地位提高,此时期的女性意识开始觉醒并慢慢渗透到社会生活中影响女性的思想。《牵手》反映的女性对社会角色的领悟与实践形成的普通家庭妇女与社会对女性的期待形成落差的原因很大部分在于女性意识的觉醒。女性意识的觉醒,让女性开始把自己作为主体,女性开始慢慢意识到自身的特点,当女性对自身有了重新的认识,女性也就开始有了自我意识,而这种自我意识直接体现在女性对自己应该承担的社会角色有自己的思考和行为,而这种思考和行为可能与社会(男性)对女性的期待有了差距,女性不再是社会期待其怎么做就怎么做了。但由于这时期女性意识只是刚刚觉醒,女性对社会角色的认识还存在着不足,所以夏小雪刚开始作为普通家庭妇女与丈夫(社会)对她的期待是有落差的。直到离婚后才正确认识到社会对她的期待,重新认识自己,成为一名社会型女性。女性意识刚刚觉醒,所以大部分女性对女性意识的认识是不同的,对自身和社会的认识也是不同的,有些女性认为社会期待的女性社会角色是普通家庭妇女,而有些女性则认为社会期待的女性社会角色是社会型女性,而这两种社会角色因为当时的社会环境都是符合社会期待的。因此,这时期女性社会角色有两种,即普通家庭妇女和社会型女性。

  恩格斯认为:“妇女的解放,只有在妇女可以大量地、社会规模地参加生产,而家务劳动只占他们极少的功夫的时候,才有可能。”[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编译局,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四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第二版,162]换言之,只有在女性参与到社会劳动中去,才有可能真正获得经济上的独立、从而获得最终解放。而女性意识作为妇女解放过程中的深层心理因素,[ 王小波,再论女性意识与妇女解放,江西师范大学学报,2000(4)]其很大程度上也是在劳动中发展成熟的。新世纪以来,国家鼓励并帮助女性从业,更多女性参与到社会劳动中去,再加上经济的发展给女性意识的发展打下坚实的基础,因此女性意识从新世纪以来得到迅速地发展。女性意识的发展让女性开始以自身为主体,把男性作为客体,女性开始重新认识自身的特点,这时,女性不仅是对自身有了重新的认识,对社会的期待也有了自己的理解,这样就导致女性对社会角色的领悟和实践具有明显的主观性。再加上人们个人意识的增强,不管男性或者女性,他们所承担的社会角色都越来越多样化。同样,男性对女性所承担的社会角色也有不同的认识和期待,因此,无论是女性自身对社会角色的领悟和实践,还是社会对女性的期待,都朝着多元化的方向发展。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